首页>盛大留念中国人民抗日和平暨天下反法西斯和平成功70周年

连环画《鸡毛信》


2015-09-16 来路: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
(1)海娃往年十二岁,放了四年羊。后来,海娃和爸爸一同放羊。日本鬼子来的时分,爸爸当了游击队的侦查员,他背上快枪,到铁路边打鬼子去啦!

(2)海娃也在龙门村里当了儿童团长,每天拿了红缨枪到龙门山上一壁巡查,一壁放羊。这几天,铁路上的鬼子又动身“扫荡”啦。海娃到了山上,便把扬鞭插在腰里,光拿着红缨枪,蹲在一棵小枯树下。他整天守住这棵树,眯缝起眼睛望着山下远远的平川。

(3)平川上有一条小河,铁路蜿蜒地横在小河阁下。沿着铁路有很多多少土圪墶似的工具,这便是鬼子的炮楼。

(4)海娃望着望着,突然间,瞥见炮楼里爬出一长溜斑点子,像蚂蚁一样,朝龙门山爬过去了。呀,又是鬼子动身抢粮了!海娃从速用手把树一扳,树就倒上去了。原来这是一棵假树。村里人叫它“音讯树”。

(5)村里人一见“音讯树”倒了,就晓得鬼子又来了。村里人平常早就做好竖壁清野的预备,这时立刻转移,什么也不克不及让鬼子得去。

(6)这时分,海娃瞥见山坡下的巷子上,有一个带枪的人正往山上爬。一壁爬,一壁朝山顶探着脑壳。

(7)这条巷子是村里人随便不走的,海娃想,莫不是一个武装汉奸吧?海娃赶忙朝羊群甩了一鞭,羊群就乖乖地满破散开,钻进野草里不见了。海娃本人也钻进酸枣丛里躲起来,他要看看,谁人带枪的人上山来干什么。

(8)带枪的人爬上山顶,就“海娃、海娃”的叫起来。海娃起初也不敢容许,厥后听出来是他的爸爸。

(9)海娃从枣树从里爬出来,粘了一头的乱草。

(10)爸爸刚从平川地返来,有要紧的事变哩!他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递给海娃。

(11) 这是一封鸡毛信,信角上插着三根鸡毛,是一封顶顶紧张的信。

(12)海娃瞥见是插着三根鸡毛的信,就赶紧接过去放在怀里。

(13)海娃打了个嘹亮的呼哨,羊群就都跑拢过去。他把羊鞭递给爸爸,说:“你把羊呼喊归去吧。”爸爸却叫海娃赶着羊群去送信。

(14)曩昔,海娃送过频频信,都是拿着红缨枪历来没有赶着一群羊送信,这有多慢哪!

(15)爸爸叫海娃最迟今天肯定要把信送到。正说着,爸爸朝山下一看,鬼子曾经走到山脚下了,就从怀里取出两个烤红薯,塞进海娃的口袋里。

(16)爸爸接过海娃的红缨枪,就跑进树林里去了。

(17)龙门山到三王村,走大路有三十多里,走巷子还不到二十里。海娃顾不上吃红薯,赶紧把羊群遇上崖边的巷子。转过崖畔,即是西山,远远一看,西山头上也竖着一棵“音讯树”。太阳快下山了,“音讯树”映着红云,一动也不动地立在山顶。海娃瞥见“音讯树”,就担心了,狠狠甩了几鞭,把羊遇上山去。

(18)但是,海娃正走着走着,突然瞥见西山上的“音讯树”也倒上去了。海娃想,蹩脚,山那里准是发明了鬼子,巷子不克不及走,就走大路吧。他赶快把羊群赶下深沟,朝大川口走去。

(19)海娃在山沟里转了两个弯,忽然瞅见从大川口出去一队人马。是八路军?不像,畜生都是空驮子,不用说,又碰上抢粮的鬼子了。怎样办呢?龙门山有鬼子,西山那里有鬼子,川口又出去了鬼子……

(20)海娃想,跑吧,但是沟双方满是陡壁,爬不上去。往前走吧,口袋里又装着鸡毛信,是给游击队的信,假如被鬼子发明,可就耽搁大事了。

(21)把信藏起来吧,对,把信藏起来。海娃这么一想,立即蹲在地上,把鸡毛信埋在乱石子底下。海娃方才埋好信,又把信挖了出来。他想,不可,满地满是乱石子,转头天亮了上哪找去?

(22)川口的鬼子越来越近了,海娃焦急坏了。羊群可不焦急,尽管朝川口跑着,这一只抵住那一只的屁股,那一只的角磨着另一只的肚皮,又肥又大的尾巴双方晃着,怪自由哩。

(23)一瞥见油乎乎的羊尾巴,海娃心头就“扑通”跳了一下,想都来不及想,就从速跑到羊群后面去。

(24)海娃一下捉住领头的“头羊”,把它拦腰抱住,掀起它的大尾巴来。“头羊”是只老绵羊,屁股光秃秃的,靠着尾巴跟上,垂着很长的绒毛,海娃就着羊屁股拧了两根细毛绳,把鸡毛信绑在羊尾巴底下。海娃这才透了口吻,内心说不出的快乐。老绵羊可不舒适,屁股上垫着一封信,多舒服呀。

(25)海娃一放手,老绵羊卷起尾巴撒腿就跑。它越是跑得快,大尾巴越是卷的紧,不断卷到大腿底下,把鸡毛信牢牢地挡住。

(26)如今,海娃啥也不怕啦。他成心把羊鞭甩得挺响,朝着鬼子凌驾去。鬼子越走越近,满沟里跑着的绵羊,差一点把鬼子们撞着了。

(27)走在后面的鬼子哗啦一声举起步枪,对住海娃的脑瓜。站住就站住,海娃站住了,羊群也站住了,一个挤着一个,把老绵羊挤在当中。

(28)一个穿黑戎衣的伪军跑过去,一把捉住海娃的脖子,把海娃提到一个穿黄戎衣的鬼子眼前。

(29)穿黄戎衣的鬼子挂着大洋刀,小眼睛,鼻子和大蒜头一样,嘴上留着一撮小胡子,嘴唇又黑又厚,吼吼起来显露两颗大门牙。“你的八路探子的?”海娃一点儿也不怕,成心歪起脑壳,伸开嘴巴,傻愣愣地望着小胡子。仿佛说:“你说什么呀?我听不懂。”

(30)谁人穿黑衣服的端起枪托,照着海娃的屁股撞了两下。海娃真想骂他一声“黑狗”,狠狠地唾他一脸。不外一想到鸡毛信,海娃就不想骂了。

(31)小胡子拔出大洋刀,搁在海娃的脖子上。谁人黑狗也学着小胡子使起威风来,他往海娃身上拳打脚踢,海娃护住眼睛,挺住身子,撒起泼来。

(32)海娃闹得小胡子不耐心了,就叫黑狗搜搜海娃身上,看带着什么工具没有。黑狗摸摸这个补丁,掏掏谁人破洞,连海娃的破鞋也脱上去搜过了,只搜出两块红薯。

(33)红薯烤的焦黄焦黄的。黑狗拿起来就朝歪嘴里塞。

(34)小胡子将歪嘴嘴里的红薯一把抢过来,用大蒜鼻子闻了闻,就大嚼起来。

(35)小胡子吃完了红薯,就咧开黑嘴唇过堂起海娃来。海娃就编了一套给鬼子听。

(36)小胡子大笑起来,他拍着海娃的脑瓜就叫他“开路”。

(37)海娃松了一大口吻,呼喊上羊群就走了。海娃恨不得飞跑起来,但是他不敢跑,只好一步紧似一阵势走。

(38)突然间,谁人歪嘴黑狗追下去了,他们把羊群截住。黑狗一把夺下海娃的羊鞭,呆头呆脑地朝羊群抽起来,想把它们赶归去。海娃着慌了,就抱住歪嘴黑狗的手大呼起来:“这是主人家的羊呀,没了羊我可活不可呀!”黑狗们一壁笑,一壁用皮带抽着羊。海娃急了,去世捉住黑狗不放。”

(39)歪嘴黑狗把海娃跌倒在地上,还比动手里的枪恐吓海娃。

(40)黑狗没有打枪,只朝海娃甩了几鞭,就大摇大摆地把羊群赶走了。海娃躺在地上,眼看鬼子和黑狗走远了,反到放开嗓子大哭起来,海娃想:我送信的义务怎样完成呀!海娃疼爱他的羊,海娃更疼爱他的鸡毛信。

(41)想呀想的,海娃突然不哭了,他一下子爬起来,远远地跟在黑狗们前面。海娃一壁跟,一壁留意地下,看那封鸡毛信有没有失上去。

(42)但是,地上没有鸡毛信。海娃没有方法,只好一起随着走,谁人歪嘴黑狗回过头吼起来。海娃气的眼睛都红了。

(43)他把心一横,把手指含在嘴里,长长地打了两个呼哨。羊群听见呼哨,就不听黑狗的话了,它们乱蹦乱跳地躲开黑狗的鞭子,改变头朝海娃凌驾去。海娃也改变头,一壁打着呼哨,一壁朝着川口里面跑。

(44) 羊群随着海娃跑,黑狗随着羊群跑。突然间,黑狗们不追羊群了,他们却撒开腿追逐海娃。海娃天然跑不外他们,被捉住了。黑狗要海娃给他们赶羊。海娃内心一动,有方法了。不必黑狗拖他,就装出顺溜溜的样子,把羊呼喊上,随着鬼子进山了。

(45)谁人带大洋刀的小胡子,又显露大门牙,对海娃开腔了:“你的太君的领路,明确的?”

(46)海娃哪故意思和鬼子语言,一边走,一边在打着主见。想呀想的,就到了一座小山庄面前目今,鬼子的步队停上去,海娃和羊群也停了上去。

(47)小山庄有六七户人家,大门全上了锁。鬼子们一到,捣开人家的大门,乱搜乱翻起来。但是人家都是空的,灶上没有铁锅,炕上没有席子,屋角没有米缸……原来老黎民早把粮食家具藏起来,躲到山沟里去了。

(48)鬼子们把窗户门扇拆上去,堆在打谷场上,又用干草引火,门窗熄灭起来,把山头照的通红。这时,小胡子的声响喊道:“八个雅鹿,米西米西。”原来小胡子要吃工具了。海娃转头一看,小胡子在骂鬼子兵呢。他想,如今没人理他,恰好动手了。他刚把老绵羊抱住,就瞥见黑狗和鬼子兵朝羊群跑过去。

(49)鬼子和黑狗这个用手提起羊腿,谁人用皮带拴住羊的脖子,有的爽性一刀把羊脑壳劈上去……

(50)歪嘴黑狗一把扭住了老绵羊的长角,老绵羊也用力抵挡,四条腿像钉在地上一样。歪嘴黑狗累的满头大汗,对老绵羊依旧没有方法。

(51)海娃可满身打起颤来,哎呀,我的鸡毛信。海娃不敢作声,内心却像针扎一样。突然,他计上心来,嘻嘻一笑说:“伏天还能吃大绵羊啦?又膻又瘦,有啥吃头?”歪嘴黑狗瞪了海娃两眼,内心没好气,狠狠踢了老绵羊一脚。这回海娃没有生机,反而松了一口大气,心想:我犯不着惹你们,横竖羊是没指望了,拿上鸡毛信,我就连夜跑了。

(52)打谷场上,鬼子们在在火光里忙着杀羊、烤羊。

(53)如今只剩下十几只老羯羊了,都挤在海娃身边,吓得簌簌地打着颤。海娃伸手摸着老绵羊,悄然掀起它的大尾巴,一下就看到鸡毛信还是吊在屁股上。海娃内心一阵快乐。

(54)海娃正想把信解开,谁人厌恶的歪嘴黑狗又跑过去问海娃那边有水?海娃明显晓得就不通知他。心想:没水没锅,看你们这群匪徒咋服法?

(55)谁知鬼子比狗还馋,他们间接把血淋淋的羊肉扔到火里烧着吃。海娃看着,心头一阵阵发疼。海娃再也不忍心看了,扭过头去,自个儿和老绵羊呆在一边。歪嘴黑狗怕海娃跑了,肯定要海娃和他们在一同。

(56)没方法,海娃只好走过来,看着鬼子们吃饱,然后摸着肚皮到庄里睡觉去了。

(57)只要歪嘴黑狗还不去睡觉,叫海娃把羊赶到圈里去。海娃把羊赶到庄后的一个破羊圈里,用石块抵住圈门,又抱了一捆草,铺在圈门阁下。黑狗问海娃干嘛铺草?海娃说:“铺草睡觉。”

(58)黑狗禁绝海娃谁在这里。他一把捉住海娃的脖子,就把海娃提到庄里去了。

(59)黑狗把海娃抓进屋子,屋里睡满了抱着枪的鬼子和黑狗们。海娃就被摔在最外头的角落里。

(60)鬼子和黑狗们都打着呼噜,睡着了,只要,门口的尖兵还瞪着眼坐在那边。海娃睡不着,伤心极了,内心老想念着鸡毛信,眼睛不住往门口看,还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态。屋里的鬼子睡得正香,突然他听到街止境有人吼了一声。哟,村边另有巡查的呢。

(61)真是急去世人了,门口有尖兵,村边有尖兵,鸡都叫了两遍了,再不跑天就快亮了。海娃悄然坐起来,瞥见门口的尖兵身子歪在土墙上,正打打盹哩。他看看身边,鬼子黑狗们挤满了一地,七倒八歪的,恰好把他挡在外面。

(62)海娃悄悄地站起来,用脚尖把歪嘴黑狗的胳膊拨开,又把一个鬼子的大腿拨了拨,腾出一小块中央。就如许海娃警惕地一小步一小阵势往外挪着,第三步的时分,怎样也迈步过来了,小胡子摊手摊脚地躺在后面,打着呼噜。海娃弯下腰,用手撮了一小撮土壤,悄悄撒在小胡子的鼻子上,小胡子鼻子皱呀皱的,“阿秋”一声打了个喷嚏。但是他却没醒,只揉了揉鼻子翻过身去,又呼呼地睡去世了,恰恰给海娃让出一条路。

(63)海娃送了一口吻,满身都轻快起来,他悄悄一跳,从小胡子身上跳了过来,闪到大门阁下。大门口的尖兵也低头睡着了,海娃就悄然地迈过他伸出的大腿,跑了出去。

(64)海娃方才闪到村边的路上,街那里的尖兵就呼啸起来,“哪一个?”海娃赶紧容许:“喂畜生的。”谁人尖兵就不吭气了。海娃大摇大摆的走进畜生圈后,跳过一堵破土墙,绕道羊圈跟前往了。

(65)羊见了海娃都咩咩地叫起来。海娃晓得羊早就饿了,可也顾不上它们了。他赶紧抱住老绵羊,把尾巴底下的鸡毛信解上去。

(66)海娃把鸡毛信装出口袋里,就听见鸡叫了三遍,“羊啊,我养了你们四年,可明天也顾不上你们了。”海娃把心一横,撒开腿便跑。

(67)海娃跑啊跑啊,一口吻跑到庄后的山梁上,刚到山嘴阁下,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呼啸。海娃竖起耳朵也听不清晰,他眯起眼睛一看,呀,原来山梁那头,有一团体拿着一壁小白旗朝海娃晃着。海娃想:肯定是鬼子。可突然,那鬼子不叫了,也不晃小白旗了,他朝海娃举起什么来,看势头,准是举起枪来了。海娃可不怕打枪,只需跑到山嘴的歧路上,鬼子就打不着他了。但是海娃没有跑,他想,谁晓得有几多鬼子,一开枪,就欠好跑了。

(68)海娃这么一想,就脱下身上的小白褂,学着鬼子的样子,临时举到头顶,临时伸到阁下,仿佛晃着一壁小白旗。那鬼子把枪放下,又举起小白旗来,一壁晃一壁呜噜呜噜地叫,仿佛说:“原来是本人人呀,对不起,你担心走吧。”

(69)真想不到就如许混过来了,海娃一壁晃着小白褂,一壁转过山嘴子,便没命地飞奔起来。风在耳边呼呼响,公鸡在远处自得的叫,小鸟也在吱吱喳喳的唱。海娃的内心比小鸟还要高兴。海娃像风一样飞跑着,他跑过崖畔,跑过深沟,又一口吻跑到劈面的山顶上。

(70)到了山顶,海娃一屁股坐在石头上,心想,如今用不着去世命跑了,后面便是三王茆,过了三王茆便是三王庄啦。他这才松了一口吻,“我的信呀,这回可把你送到了。”他快乐得汗都来不及擦,就伸手到口袋里去摸信。但是海娃突然满身打起颤来——鸡毛信不见了。

(71)海娃又摸了摸口袋,没有。脱下小白褂来找,没有。把身边的石头缝都找遍了,照旧没有。海娃想不起鸡毛信的怎样丢失的。他再没有时间去想了,只顺着原路下山,一壁走一壁低着脑壳,细心找起来。海娃到沟底下,没找到,到崖畔,没找到,眼看着快到大山梁上了,但是连跟鸡毛影子也没有。海娃想,要是找不到鸡毛信,就要耽搁大事啦。他这么一想,也不论去世啊活啊的,一口吻爬上大山梁。

(72)他爬到小山嘴阁下时,突然大吃一惊,差一点没叫作声来,那,那不便是鸡毛信嘛!一点儿不错,在山嘴的歧路口,海娃方才晃着小白褂的中央,好好地躺着一封鸡毛信。海娃两步抢上前往,捉住鸡毛信,几乎快乐去世了!

(73)海娃抬起脑壳,突然又大吃一惊,小山庄的打谷场上黑漆漆地站满了人,一排排的刺刀,在人头上闪亮——鬼子正在聚集哩。海娃忙蹲上去,把鸡毛信装进衣袋里,刚想转头跑,突然面前有人在喊叫。

(74)海娃猛一转头,就瞥见,歪嘴黑狗从山梁那头跑过去,他一壁跑一壁骂。海娃跑是来不及了,歪嘴黑狗曾经走到面前目今来了。海娃就站在那边,仿佛历来没想过逃跑这回事。

(75)黑狗却不买账,他狠狠揍了海娃一枪托,一边揍一边喘呼呼地呼啸。他吼一句,揍一下,揍的海娃站不住了,海娃照旧不绝口地答话。

(76)黑狗又是一枪托,海娃索性坐在地上装模作样地大哭起来。他用手蒙住脸,手肘压在口袋上,把鸡毛信压得牢牢的,恐怕它失出来。

(77)幸亏黑狗没搜他的口袋,海娃把黑狗哭懵懂了,鬼子立刻就要动身了,还没有领路的哩,黑狗捉住海娃的脖子,把他从地上提出来。 

(78)黑狗把海娃带到村边羊圈跟前,这时分,打谷场上又响起一阵叫子,黑狗们都往场上跑,歪嘴黑狗也赶紧背上枪往场上跑,原来是他们聚集哩。

(79)如今,羊圈里只要海娃一团体,面前目今没法逃了,先藏起这命脉再说。海娃赶忙取出鸡毛信,绑到老绵羊的尾巴底下。

(80)绑好了信,海娃就把羊呼喊到打谷场上去了。海娃走加入上,小胡子突然改变脖子,瞪着眼睛,朝海娃少量了一下子,就把大洋刀一挥,大呼一声,“搜!”歪嘴黑狗在海娃身上搜了一阵,天然什么也搜不出来。就陈诉小胡子说海娃不是小偷。

(81)步队动身了,十几个黑狗走在后面,大步队跟在前面,海娃赶着羊,夹在步队两头。海娃认了认偏向,忽然心跳起来,原来鬼子也是朝三王茆走哩,朝着游击队的指挥部走哩。小胡子可厌恶得很,总是缠着海娃,一下子指指这座山顶,一下子问问那条山路,一下子又叫海娃“快快开路。”催着海娃鞭打羊群。

(82)羊群偏偏在这时分拉屎了,一壁走一壁翘起大尾巴,羊粪就像黑扁豆似的,扑簌簌地撒了一地。海娃心想,老绵羊啊,你可不克不及捣乱,你一拉屎,可就蹩脚啦。老绵羊一点儿也不晓得海娃的心思,它偏偏也要拉屎了,眼看着大尾巴要翘起来了,鸡毛信也将近显露来了,海娃赶忙拾起一块土坷垃,刷地一下打过来。土坷垃恰好打在老绵羊的大尾巴上,老绵羊大吃一惊,只好临时不拉屎,夹着尾巴跑了起来。海娃还不担心,他临时扔扔土块,临时甩甩羊鞭,恐怕老绵羊拉屎,不幸那只老绵羊,只好把尾巴卷到肚皮底下,一口吻翻过大山。

(83)过了大山,后面便是三王茆。从沟底到岭上,是一条不大走人的巷子,阁下另有好些羊道,环绕在树林和岩石两头。山顶也竖着一棵“音讯树”。鬼子们方才走到山下,海娃就瞥见山上的“音讯树”倒下了,张连长的步队曾经发明鬼子了。

(84)但是鬼子一点儿也不晓得。他们在山脚下苏息起来,小胡子坐在地上吸烟,鬼子兵在吃剩下的熏羊肉,黑狗们不敢苏息,他们打巷子走上茆去。海娃也不断息,海娃把羊赶到一片草地上,分开鬼子远远的。海娃瞥见黑狗们曾经上坡了,快到半路了,但是山上照旧没有打枪。

(85)怎样还不打枪呢?海娃正在焦急,突然轰地一声,半山上冒起一柱黑烟,原来黑狗们踏上地雷了,黑烟里钻出几个黑狗,连滚带爬地躲到石岩下。接着,石岩下又轰轰几声,黑狗们一边叫一边往山下滚,歪嘴黑狗第一个跑上去,他拐着腿在跑,嘴巴血淋淋地显得更歪了。

(86)小胡子瞥见黑狗挂了彩,就叫海娃领路。海娃不愿干,成心装作听不懂鬼子的话。鬼子把海娃围住了,海娃看看小胡子,小胡子晃着大洋刀,海娃看看四周,四周的枪口对着本人,

(87)为了鸡毛信,海娃只得硬着脖子把羊群遇上山去。海娃内心不住地想法凑合朋友,越想越走的慢。鬼子兵却老在前面催,他们怕地雷,只远远地跟在前面。

(88)海娃转过一道石岩,走到一片树林跟前,树林里有两条路:一条是巷子,一条是羊道。羊群咩咩地叫起来,仿佛说:“我们走那一条路啊?”海娃转头看看,鬼子的步队给石岩遮住看不见了。海娃想:羊道难走,鬼子不容易下去。就赶快把羊群呼喊上小羊道。羊群进了树林,纷歧会儿又出了树林,海娃听见黑狗在底下呼喊,他一边放开嗓子答复,一边响着羊鞭,加紧地往山上走。海娃赶着羊群,临时攀上石岩,临时爬上崖畔,临时穿过树林,就仿佛在平路上走一样,未几久,就把鬼子丢的很远了。固然,鬼子是不克不及走这种羊道的,黑狗又在山底下叫唤了。海娃转头看看,畜生正停在崖畔的石坎阁下。

(89)于是鬼子忙了一阵子,这个使皮带打着马屁股,谁人冒死地拉缰绳,哼呀嘿呀的,好容易才把畜生拖上崖畔。

(90)但是山道越来越陡,鬼子们走一步,停一步。海娃却越走越快,转眼就到了半山腰。这时分,山底下的朋友又呼啸起来了,海娃装没听见,一步紧似一步。鬼子们晓得海娃要逃跑了,就真的放起枪来,子弹啸叫着飞过天空,吓得树林里的鸟儿乱飞。

(91)海娃的鞭子也“啪啪”地响着……他攀上石岩,拨开乱草,穿过树林……鬼子的枪声越来越近,越响越密,海娃跑不动了,正在这风险当儿,山上忽然响起了一阵排子枪,海娃听见本人人的枪声,两条腿又上劲了。

(92)海娃还没跑两步,鬼子“砰砰”两枪,海娃突然两手一张,大呼了一声,“哎呀!”海娃倒在乱草堆里,再也不吭气了。

(93)这时分,从山峁上跑过去一位八路军,赶紧抱起海娃,跑回山峁的阴坡那里去。他方才把海娃抱在一块岩石前面放好,那里又跑来一位拿着盒子枪的八路军。

(94)拿盒子枪的蹲在海娃身边,突然叫道:“这不是海娃吗?常给我们送信的,龙门村的海娃。咋滴的,为啥叫鬼子掳去啦?”海娃展开眼睛,瞥见蹲在他阁下的正是张连长——指挥部的张连长,海娃的眼泪就流出来了。张连长急遽给海娃包扎伤口,海娃却什么也掉臂,急遽给张连长报信。海娃极力要把意思说清晰,但是伤口疼的他昏过来了,昏的啥也不晓得了。

(95)比及海娃醒转过去的时分,才发明本人躺在暖炕上,身上还盖着一床软绵绵的毯子,炕沿上还堆着一些方盒盒和圆罐罐。海娃再朝阁下一看,张连长正笑眯眯地坐在阁下看着他。海娃急遽问张连长,本人怎样到了这里,那封鸡毛信收到了没有。张连长笑了,通知他鸡毛信收到了,又把昨天的事变通知海娃:“你昨天送来的那封鸡毛信,是你爸爸捎来的紧张谍报。信上说,炮楼里的鬼子都进山抢粮啦,前周庄只剩下几个黑狗守着炮楼,叫我们派步队去打。我们先拾掇了跟你一道来的鬼子,然后连夜赶到平川,队伍在村外打,你爸爸的游击队在村里打,就把炮楼翻开了。要是没有你送信,哪会有这次成功!”张连长最初说:“这些缉获的工具,是慰劳你的,由于你是我们的小好汉!”海娃打动地说:“叔叔,幸而你们救了我,工具我不要,我肯定要随着叔叔们干反动,打鬼子!”

 

如本网转载稿触及版权等题目,请著作人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365bet网联络。